离子酱

关于梦间集正直【并不】的吐槽
道理我都懂,可是小白虹你外套不是系进腰带里去的吗,那你脱外套岂不是要先把腰带解了?于是你当着一个姑娘家说着解开了腰带什么的画面有点迷啊!
另外尊上你升级语音也超想吐槽来着,『越来越期待下一次华山论剑了』,exm,华山论啥?

终于过了极黑,多亏真武的绝杀和奶

这副本…好难打…【😭😭😭】但是曦月小哥哥好好看…想要

用美图填了填,感谢大佬的原稿,以及手法太生疏,可能可以治多年的颈椎病和近视

【可能看不清,标注一下小字的
伏魔杖印象:杀马特杀马特,洗剪吹洗剪吹吹吹
峨眉刺印象:可能是个熊孩子
冰魄印象:这一身基佬紫
降魔杵印象:经常失眠
白虹印象:苏+明教标配深v领
紫薇印象:尔康手】紫薇你快回来
九曲印象:紧身衣大佬】

表示一下疑问而已,占TAG抱歉

有那位太太写过信邦身份互换play的吗,想找粮,感激不尽。

梦【萧何私设,原创女主】

女主设定有点迷。

空无一人的大殿,暮城祭漫无目的地走着。
这里应当是一处皇宫,装潢华丽,而且一尘不染,显然不是久年无人的。
可是现在,这处皇宫却是冷清得出奇。
这是怎么回事?
“姑娘还是不要乱动这里的东西为好。”
有人?
听这清雅的声音,应当是一位文雅的公子吧。
转身。
果然,眼前人长身玉立,翩然洒脱,雅致如画。
“终于有个大活人了,你要知道这大殿也太冷清了吧,其他人呢?”
暮城祭有一丝欣喜,终是让她遇见了个人。
“姑娘好像误会了什么。”
哈?误会?
等等,他有那么一点点半透明,而且没有影子!
“你是…阿飘?天呐,真的阿飘诶,我第一次见!”
暮城祭欣喜若狂,不过转念一想对方是个古人,应该听不懂阿飘,所以她又补了一句。
“那个,阿飘就是鬼魂之类的。”
“是啊。”
男子落落大方地承认了。
“那这里还有别人吗?”
“除姑娘以外千年来未曾有一人踏入这大殿。”
那人眼中有压抑着的痛苦与无奈。
“…你挺惨的。对了,你为什么不出去?或者说你怎么不入轮回?”
暮城祭吐吐舌头,有些愧疚。
自己好像又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命劫未了。”
“天呐噜这么玄乎!”
“是啊,正是因为这玄乎的理由,在下千年来都只能困于此处。”
他苦涩地笑了笑。
暮城祭有些不知所措。
千年未有人相伴,应该非常寂寞吧,所以,自己该陪他聊聊天?
反正也不知道怎么出去,聊聊也好。
“你叫什么啊?不对,对古人这么问好像有点无礼啊,嗯,那阁下名唤什么?”
“萧何。”
萧何?
好像看到过。
嗯,让我想想。
暮城祭在脑海中寻找有用信息。
对了,她想起了在地球时看过的史书,这萧何,不就是现在王者峡谷那位不着调的基佬紫君主的手下吗?
那这么说,这是西汉皇宫?
“萧相国?”
“看来姑娘知道在下啊。”
怎么能不知道,萧何月下追韩信,这可是能追的上那位王者峡谷里跑得贼快的韩信的人啊。
不过,史书好像有说过什么萧何辅助刘邦杀掉韩信?
嗯,不管怎么说,这位和韩信非常有关啊。
“萧相国啊,命劫是啥玩意?”
“因人而异,至今在下都不知晓这命劫究竟是什么,又何时而至。”
“那太虚幻了吧。”
那人无奈笑笑。
好像又戳别人痛处了…
“那,祝你早日度过命劫!”
不知该怎么安慰,暮城祭只能这么收场以结束这个话题。
“承姑娘吉言,在下多谢姑娘。”
依旧是笑,不过那悲伤好像淡了点。
暮城祭松了口气。
等等,眼前越来越模糊了,空间在扭曲,暮城祭发现自己已无法看清眼前的人。
“再见了。”
只来得及留下一句告别,自己就已离开了那个空间,回到了自己在王者峡谷的住所。
暮城祭不由得有了几分怅然。
最后的最后,她却看清了那人的神情,依旧是笑,却是喜忧参半的笑。
是在祝福自己,还是在叹息终究还是要回到死寂一片。
暮城祭不知晓。
两个月后——
某街道上。
“听说了吗?又要来新的英雄,好像是西汉的丞相。”路人甲。
“对对对就是把韩信男神怼死的那个,我一定要买回来好好教训他!”路人乙。
萧何?
看来他终于得以解脱了吗?
也好,千年的孤寂,终是得以摆脱。
暮城祭欣慰地笑了。
她一直相信那个梦是真的。
至于杀韩信?
自古以来这种事情还少吗,再说了若没有君主指示,萧何也不敢这么做的吧。
不过刘邦啊,想到家里经历了种种劫难腻歪在一起的信邦二人,暮城祭不由有些头疼。
现在连西汉三傻剩下的张良都有了cp,那自己怎么会甘愿一个人默默吃狗粮,呵呵,萧相国,一起来当众基佬中的电灯泡吧!